简介

农门二姐有空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05章 大胜
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

第505章 大胜

城门方向没有燃烧的草垛,还有一些商户未来得及撤走的店铺。

王庭狄兵最擅长的还是骑射,他们放弃强行登城。

骑兵重新上马,箭矢不要钱的向着城墙上射。

这一下,城墙上大盾也不好使,余老等人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,不得不再次躲进墙垛后,一鸣他们也退回城下。

箭矢撕裂空气的呜呜声是怪兽在磨牙。

时间仿佛凝固在这箭声中,不过,下一秒的轰然巨响将这些怪叫轻易打断。

轰!轰!

地雷跟手雷效果完全不同,宋梨云感觉到身下城墙都颤了一颤,呼啸而过的箭雨也瞬间停滞。

余老等人也顾不上危险,探头往下望去。

地雷炸开了两个深坑,横七竖八栽倒几匹马。

而其他骑兵四下奔逃,马蹄踏过,埋下的地雷轰轰声此起彼伏。

这一下,马匹受惊太过,人再也控制不住。

迷达城外,爆炸声,人喊马嘶声乱成一团。

宋梨云步出箭楼,一指下方还在轰响的炸点道:“余老,地雷不多了,还是出城吧!”

这话若是在一刻钟前说出,只会当成不懂军务瞎指挥,可此时宋梨云说出,余老却一抹脸上箭矢射起的土灰,咧嘴道:“好,三夫人只等着听好消息!”

说罢回头对城墙上的巡防队道:“现在,就是你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!一个人头一两银子,一个百户百两!”

哗!

巡防队护卫们的眼睛顿时红了!下面已经躺下的不是人,就是银子,只需要下去捡,下去拿。

城门开了,几十个巡防队员和马匪在简方桐的带领下,骑马急奔而出。

他们头戴盔帽,身穿精亮甲衣,不仅带着大刀,还有余下的手雷,平均分配,每人也能有一个。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!

哪怕此时混乱的城外还有数百王庭军都不带怕的。

这些巡防队的前身本就是商队护卫镖师,对上军队可能不行,可现在城外王庭骑兵正军心涣散,将不见兵,四下乱跑,完全是一盘散沙没有威慑力。

一对一,在这些武艺高强的江湖高手面前,游兵散勇的王庭军不堪一击。

巡防队员手起刀落,无暇割头就先砍翻在地上,还专往人多最黑的地方钻。

遇上有小股聚成团的就丢出手雷,一下撩倒一片。

城墙上,余老催促着投石车远程火力支援,热油,石头,甚至有一次还抛出一个匆忙送上来的地雷。

只是半个时辰,雄心勃勃而来的王庭军就溃退了。

本来应该散开的部落人越聚越多,族兵牧民从四面八方围过来,除了他们,人群里还有几十个拿着锄头镰刀的昔日奴隶。

他们是来报仇的!

杀喊声响彻整晚,直到天边再次升起太阳,也将战场暴露在众人视线中。

满地鲜血已经结成薄冰,僵硬的尸体以各种姿态摆放,炸翻的土地,焦糊的马匹,让人仿佛身处枯寂地狱。

只有隐隐低沉的呻吟和燃烧一夜还冒着黑烟的草垛,才感觉这是活人的世界。

忙碌一天,到晚上战报才统计出来。

王庭军死亡两百三十人,战马五百匹。

简方桐带的巡防队死亡三人,伤二十五。

部落伤亡人数就高了,死亡五十八,伤两百多。

而那些宋梨云根本没有计划在内的奴隶,除去死了三十几个,活着的几乎人人带伤。

这一场战斗结局出乎宋梨云的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迷达河谷这里,不少部落是从旭阳草原迁移过来的,良莠不齐,有卖主求荣,也就有木罕部落一样的忠厚。

至于那几十个奴隶,更是对王庭恨之入骨。

他们现在虽然留在迷达城,未返回武朝,可有宋梨云这些武朝主人在,也基本上跟回去差不多。

可王庭军还来打搅平静生活,怎么能忍。

宋梨云也以最快速度审问过那两个叛变的头人。

从他们口中得知,王庭早就把迷达城看在眼中。

只是两处隔得远,又有镇北军公然在,因为和亲公主之事正打得一团乱麻的诸部无法分身。

所以现在王庭刚刚稳定,就迫不及待伸手。

“余老,过来的有一千人。

其中两百去抢商队,八百来劫空城!”

宋梨云将这些情况说出,不禁暗自心惊。

对方以八百精锐骑兵来攻打迷达城,是笃定城里空虚。

若是靠那一百多巡防队的护卫守城,分散攻打,显然守不住。

可是他们才到迷达城下,就遭受到暴风骤雨,雷霆万钧的攻击。

从开始的第一支火箭,他们就处于懵懂状态,根本就没有思考的余地。

现在……余下的王庭军在哪里?

余老这一天都坐镇城墙上,打理诸部军事,他平静道:“王庭军丟失战马,逃跑出去的也是步行,已经被部落牧民用套马杆抓捕数十,其余人正往北逃,意图跟商队那群人汇合!”

战马被火药惊扰,再加上死亡的,给逃跑的王庭军只留下一百多匹健全。

可部落牧民现在已经聚集数千,他们虽然不是战士,可也是有血有肉的汉子,打这些已经挫了锐气的败军还是有底气。

而且还有简方桐几十人混在其中,如同群狼围虎,哪里有落单的王庭军,哪里就会被吞下。

一路驱赶围堵,正渐渐跟商队那边合围。

宋梨云微微蹙眉:“方正他们可有消息传回?”

林清远所带的护卫队就有上百人,再加上木罕部落和方正,要对付那两百骑兵应该没有大的问题。

说到方正和林清远,余老面露轻松,哈哈笑起来:“林老板还真是聪明人,他见势不对,一方面派人送信回来,另一方面停下商队,放了畜力,砍断挽绳,以货物筑起防护墙,那几个吃里扒外的商家也被他第一时间拿下。”

捆扎结实的重车没有拉车的挽绳驽马,谁都搬不走。

护卫队也能以车筑城,构成一个简易版的防护,让王庭的精兵并没有讨到好去。

只是他们的战场比迷达城这边残酷得多。

具体伤亡情况余老没有再说,他现在拿到的纸条,也只是林清远随身携带的一只飞鸽送回的寥寥数语。

而且宋梨云现在有孕在身,并不适合过多担心操劳。

喜欢农门二姐有空间请大家收藏:(m.xinxiangsy.com)农门二姐有空间馨香书院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